咸鱼丸w

藏着不说,最是意味绵长。

【俊八】袖手旁观

  

        水流溅在地上激起层层白色的水花。
  
  
  徐明浩扶着洗手池旁光滑的墙壁,胸口微微起伏着。他伸出舌头轻舔左嘴角确认伤势,没有预想的铁锈味,徐明浩暗自庆幸,又少了一番无意义的掩饰真相的说辞。
  
  
  卫生间的门再一次被不知轻重的家伙一脚踢开,一股脑涌进四五个人,没有被水侵占的小小区域瞬间被占满。带头的人“嘁”一声后便一拳砸向了徐明浩的腹部,随着一声闷哼,本就无力的徐明浩沿着墙壁滑向地面,接触地面的刹那水顺着衣服下摆濡湿了一角。
  
  
  正当徐明浩挣扎着站起身的前一刻,那个人一把抓住徐明浩被汗水打湿的...

短小预告

-火树银花后续
-袖手旁观



卫生间洗手台里的水不断溢出,水龙头不竭而出的水流倾泻在大理石地板上溅出水花,血肉之间的撞击声被水声淹没,角落里的一群男生趾高气昂地对着墙角的男生拳脚相加。

“徐明浩,你自个儿欣赏你的鬼样子吧。”


HEHEHE。

废话(请忽略请忽略我真的是这有这不会被妈妈发现了)

Pabo,就算你半三十了我也会继续爱你的,平平安安且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吧。

欢喜:

简单的许愿
首先先祝愿SEVENTEEN能长长久久红红火火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走下去,最好是能红红火火,不管怎么样在这样一个世界上能一直保持13颗少年纯真的心也是很重要的,希望他们可以过上白天可以微笑,晚上不会哭泣的日子
希望有更多的善良的人去认识SEVENTEEN,不管怎么说情敌多是件好事,但希望不要老有比较过激的那种自私的人,我希望我喜欢的人不会因为一些过分的喜欢而受到伤害
特别是希望文俊辉和徐明浩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,有空多说说话,多抢抢镜头,多接点资源,如果能带着SEVENTEEN一起来中国那就更好了,...

[俊八]火树银花

—成语十五题
—其一
—校园向,乱写    
  
    
    
  漫进教室的金色光芒预示着白昼的结束,白炽灯下的粉笔灰纷纷扬扬,文俊辉一只手撑着头呆望着黑板上复杂的反比例函数图像,思绪顺着粉尘献身于无尽的光明与绚烂。
  
  初中的校园生活在文俊辉看来比高中有味,是因为不算繁重的课业和早早的放学时间,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自然还是徐明浩在他的身边。算是初恋吧,文俊辉这样想着徐明浩。初中的少年青涩而又张扬,对待世界的无知带来肆无忌惮的勇敢,文俊辉和徐明浩也无一例外。
  
  浓烈的感情反常地在同性之间渐渐迸发出来,文俊辉起初也没有发现,自己对徐明浩的情感由友谊变为了爱情。谁管他呢,反正他们也不在意世俗的眼光...

[知汉]Fale

—Father×Angle
—尹净汉视角

  

         尹净汉蜷缩在阴暗房间的一隅,仅存的阳光被窗外的高楼毫不留情地遮挡,本应涌进的温暖被屋内的潮气隔绝。空洞毫无摆设的房间狭小得让人诧异,名义上的客厅只剩一张沙发,皮质沙发老旧到开裂,棕色的皮质部变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随时都有脱落的危险。
  
  摇摇欲坠的一扇木门根本不能阻止房内不堪入耳的呻吟声传入耳畔,敲击着尹净汉的鼓膜顺着神经末梢直至心脏。伴随着肉体交融的拍打声推来一股股充溢着荷尔蒙的咸腥气味。令人反感的声音与气味夹杂着潮湿的室内空气包裹着...

[知汉]3055

—一方死亡
—《He would not stay for me》(《葬礼蓝调》)
—是的就是和欢喜一样的衍生
—短且渣轻微意识流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Stop all the clocks, cut off the telephone.

        寂寥无声的黑夜温暖地包裹着尹净汉,他只是蜷缩在沙发上享受着无边无际的黑暗。他轻轻抬手用手肘盖住双眼,液体顺着眼角缓缓流下...

[珉佑] 峥嵘

—内战AU
—共产党奎×国民党圆
—如果有人看且欢喜在的话,就开车吧

淅淅沥沥的小雨肆虐倾下变成暴雨,风裹挟着雨滴吹进走廊,变成湿冷的一片。全圆佑看了看久久没有减缓的雨势叹了口气,这小年下雨可不是什么瑞祥之兆,虽不是迷信的那派人物却也想在这传统习俗中佑得那份平安。

身边的局座又替他斟满了酒,暗红色的液体出奇的晶莹剔透,浴在蓝白色汽油灯的光亮下摇曳着,折射出的波纹状影子总是令人想起波光粼粼的西子湖。

洋人送来的玻璃杯空了一次又一次,全圆佑看着饭桌上丝毫没有醉意的老江湖不免心生感叹,自年少时从着司令到现在也有很长时日,打仗带兵的本领全都收入囊中,可独独这酒局里的一招一式愣是一窍不通。...

© 咸鱼丸w | Powered by LOFTER